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习园地 > 经验交流 浏览正文

读书学习是我一辈子事业

时间:2015年09月22日来源:离退休管理处 作者:孙树生 点击:摄影:
 

    我八十七岁了,体弱多病。在全国人民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开展读书学习的热潮中,再次激起了我的学习热情。我小时候因为贫穷只读了三个月孔夫子的书,上了两年小学,是个半文肓。后来在党的领导下,坚持读书学习几十年,成为党的有文化的干部。
    我的读书学习有四个阶段:
    第一阶段,多识字掌握看书学习的工具。失学后,仅能认识一千来字,又没饭吃,到一家油粮行学徒,并不是学手艺,而是伺候人,端茶、扫地、倒尿壶。那时我的奋斗目标是当“柜先儿”(管帐先生)当“柜先儿”没有学问不行,我记起孔夫子的一句话:“人没有生而知之,只有学而知之”。就靠一本字典读书学习,碰到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,绝不放过一个生字,用两年时间能认两千多个常用字,读书比较通顺了。第三年我真的当上了“柜先儿”。
    第二阶段是参加工作后,毛主席教导我们说,工农分子要知识化,知识分子要工农化,咱是工农分子,就要努力读书学习,达到知识化。战火纷飞的抗美援朝三年是我读书学习最美好的春天,组织上调我给首长当秘书,首长是位儒将,担任过东北局政策研究室主任,具有高深的文化底蕴和政治理论水准,又很关心我的学习。常对我说,学问学问,不耻下问,可以问我,我不会烦,问书本我这有的是。重要文件首长亲自起草,他的毛笔字很草,必须我抄清一遍交打字员打印。这是我学习的最好机会,写作水平也提高了。
    第三个阶段是1954年转业到林业企业,我想干林业就要学林业、懂林业,计划三、五年学完林业大学的主要课程。但分配给我的工作比较繁重,有时身兼两职。大块时间没有,零碎时间学不进去。“书山有路勤为径”,发扬钉子精神见缝插针地学。在我担任八年生产科长的过程中,注意学以致用,不断在林业报刊上发表文章。1985年国家林业部聘我为研究员,1988年州里评我为高级工程师,外行变成了内行。
    第四阶段离休之后,把读书学习仍然作为生活的第一需要。局党委任命我为关心下一代委员会主任,多次到几所中小学演讲,我又不是战斗英雄讲自己事迹,就得在书本里找内容先学后讲,这又促进了我的读书学习。处里党总支又要我担任时事报告员,现学现卖也是学习。由于结合学习做了一点工作,局党委年年都评我为优秀党员,省、州多次进行表彰,2005年,被评为全省老干部先进个人(标兵)。
    2008年我八十岁,病情已经加重。我把积累了几十年的资料进行整理,邮给国家林业局《林业工作研究》编辑部。编辑来电说专家阅后达到两点共识:一是文中提到国有林五大内伤,我们上层坐办公室的人是提不出来的,只有长期在林业第一线的同志才能提出来。二是作者已经八十岁,他提五条意见并不陈旧,而且意识超前。该文六月发表,以后被评为林业改革三十年优秀论文。此文得到林业厅刘延春厅长赞许,并邀请我参加林业专家研讨会。
    历来有人把读书说成是“寒窗苦”,我否认。读书不是苦差事,而觉得读书很快乐。比如读时事政策方面的书报,当你读到深层次的改革开放又有新的突破,能不高兴吗?当你读到国民经济又有新的提升能不感到幸福嘛?当你读到57个国家勇跃参加亚投行能不激动吗?
    觅得好词胜得金,有时读书看报,发现一些新布点、新段路、反复品味,口留余香,这就是读书学习经常遇到的快乐事,给人们以无限的教诲与激励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